澳门葡京赌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2|回复: 0

想请你来看看大海

[复制链接]

574

主题

574

帖子

199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96
发表于 2017-11-10 18:5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海草原来是绿色的,我一直以为是黄色的呢!”7月7日,14岁的迪力夏提和其他孩子一起坐上了宁海的轮船,行驶在无边的海洋上,他很开心,因为一直盘旋在心中的疑惑解开了。
大学毕业后,胡惊雨在内地一所学校短暂工作,积蓄经验。去年9月,她辞掉工作,兑现了“支教新疆”的诺言。
孩子们急着解下安全带,纷纷站起来趴着车窗往外看,嘴里念叨着:“这就是海呀,好美,好美。”他们简直不敢相信,脑海里想象过无数次的大海,就这样真实地站在了面前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在岸边的一个海鲜市场,迪力夏提一见到“铁将军”、“红龙”、“青蟹”就嚷着,这个他认识,在电视里见过。“可我就是想不出来,‘铁将军’的身子骨究竟有多硬。”他大胆地上前摸了一摸,却又天马行空地问道:“抓青蟹也跟钓鱼一样吗?”
——每个沙漠孩子心中都有一片“海”,寻梦也是一种成长
今年3月,就在胡惊雨支教期满一年、准备归来前,她在网络上发起了“沙漠孩子寻海梦”活动,希望筹集资金一圆沙漠孩子的看海梦。诸多好心人纷纷捐款,总计5.5万元。
胡惊雨还记得,她第一次背着简单行囊来到达浪坎乡时,简直就要打“退堂鼓”了:“进乡的路上,我满眼看到的便是干巴巴的土地,种植的是成片棉花,周边则是望不到边际的戈壁沙漠,风沙打在脸上还生疼生疼的。这一切,跟我从小熟知的江南水乡、滨海城市完全不一样。”
——一双眼睛是观察世界的一种角度,他们多想看外面的精彩
迪力夏提来之前,画了很多张关于海的画,把他认为最美丽的蓝色颜料全涂到了画纸上。可是乘船出海时,他突然发现,海水会变颜色。“原本看着还是蓝色的,为什么船‘走’近了就变黄了呢?”
迪力夏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说,这一趟可学到了不少知识,没有来的同学们真要羡慕他了。
“这是哪里?怎么有这么多水?”
今年2月,达浪坎乡第一中学某班的一堂普通课间,胡惊雨刚上完英语课,收拾着备课资料,几个学生被她电脑桌面上一张蓝色图片吸引了过来,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“因为船行进,发动机搅动水面,带动水流动起来,把底层的黄泥也带动了起来,海水就变颜色了。”一旁的船老大细心地解释道。
“我能感受到孩子心里的看海梦,也和我当年的‘支教梦’一样迫切。”胡惊雨说,有一次,初一(4)班学生沙瓦尔·吾买尔拉着她很认真地问:“以后考上内地学校,是不是就有机会看到大海了呢?那我要更努力学习。”
“孩子们像发现新大陆般兴奋,抓着我一个劲地问,海好不好看,有很多水的地方是不是很凉快,会不会每天都下雨呢?”孩子的话一下子惊住了胡惊雨,后来她才知道,这些孩子都没见过海。
于沙漠来的孩子来说,大海藏了好多秘密,而每解开一个奥秘,就是一种收获。
“几年前,这种机会是很稀缺的,一年也就一千来个学生可以考出去,后来,内地对我们的扶持越来越大,各地都开起了新疆班,名额扩大了,我们可有福了,像去年就有8700个学生有这样的机会,像我的学习成绩,还是很有希望到内地来读书的。”
——一个稚嫩问题催生了一个纯真梦想,新疆孩子渴望大海
……
7月3日下午3时,火车抵达上海。一辆大巴车接上他们驶向宁波。当汽车经过杭州湾跨海大桥时,车上传来一声声惊叹,原本被四五十个小时火车折腾得“筋疲力尽”的孩子们,一下子精神起来。
都说一双眼睛是一种观察世界的角度,“沙漠孩子”的眼睛,也期盼多看看外面的精彩。
“全是水的地方长什么样”
14岁的艾力克木嬉闹在达浪坎乡第一中学,22岁的胡惊雨安静地生活在宁海县,两个本没有交集的生命,改变在胡惊雨的一次大胆决定后,“辞去工作,只身赴新疆达浪坎乡第一中学支教”。
沙漠里常年干旱,水成了这儿最稀缺的资源,连下雨都难得一见。
迪力夏提说,他和同学们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就是考上内地的“新疆班”,这样就能走出沙漠,看海、看高楼大厦、看耀眼的霓虹灯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何不带着孩子去宁海家乡看海?一个小心思在胡惊雨的心里种下了。
此后的课间休息时间,胡惊雨都尽量给孩子们讲大海的故事,并一边开始筹备“沙漠孩子寻海梦”的公益活动,在网上进行募捐。
新疆吐鲁番达浪坎乡,大地因干旱而龟裂,漫天风沙、灰黄的戈壁沙漠,一眼望不到边际;浙江宁海县,恰有无边无际的蔚蓝海洋。
“大海原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呢,这海的边界又在哪里呢?怎么看不到呀?”迪力夏提挠着脑袋,想不明白。
“有水的地方就叫海吗?”
“后来再回到宁波,看到成片的水,其实我也激动了一会儿。”在胡惊雨眼中,支教的辛苦是靠着执着的力量支撑下来的,而这群新疆孩子一路颠簸、晕车,却从没有喊过辛苦,也是为着那一片“心中的海”。
“海水为啥变另一种颜色”
“去年有一次下雨,在我看来是很小的雨,宁波随便一场雨都能抵得过。但学生们都很兴奋,坐不住了,一下课就全部跑出去看。”胡惊雨在家乡时最讨厌的雨,却是“沙漠孩子”最喜欢的天气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跟很多“沙漠孩子”一样,迪力夏提大多“足不出户”,他最远只去过吐鲁番,而班里那仅有的两个去过乌鲁木齐的孩子就常成为“明星”,被大家围着,央求他们讲外面的故事。“好想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,看看祖国的山山水水,可是家里靠种点葡萄、棉花谋生,根本不可能让我出去。”
“我支教的想法耽搁了7年才成真,梦想的路很长,我不忍心看到孩子们等待‘另一个7年’。”胡惊雨回忆道,早在她上中学时,就无意间看到一部讲述北京小姑娘和爸爸来新疆度假的电影《微笑的螃蟹》,留给她一个关于新疆的念想。2005年,父亲去喀什做生意,她终于有机会去新疆看一看。“当时我就想留在那里了,因为我在塔县一个小镇碰到了新西兰支教老师司棣华。他告诉我,塔县孩子需要英语老师。当时就想,外国人都能到中国支教,我为啥不能?”
7月1日,25名新疆孩子终于踏上了开往宁波的列车。
艾力克木就这样遇上了他的汉族“古丽”(维吾尔语,花朵,这里指姑娘),“沙漠”结识了这片“海”,沙漠向往海的盈润,许多个“艾力克木”的愿望是:亲眼看一看海!
“有个下雨天真的好开心”
“沙漠里的温度总是很高,我经历过最高的一次,气温飙升到了47℃。我经常汗流浃背,就拿本子扇,但最难受的是没有水洗澡。学校没有浴室,只能自己接水在房间里擦洗一下。”胡惊雨说,乡里只有人工挖的小沟渠。大家用的水,是从地下井打上来后再流入到沟渠里的。当地的学生一般都一两个星期才洗一次澡,他们把泡在水沟里就叫做游泳。
“好像直到那刻,我才真正明白‘沙漠孩子’对水的痴迷有多深,一路的辛苦都被喜悦所取代了。”孩子的兴奋,感染了胡惊雨。
“从3月26日发起活动,截至6月初捐款平台关闭,共筹得30850元。”胡惊雨告诉记者,此外,新疆人民广播电台还募得27000余元,为25名学生、胡惊雨及3位陪同老师购买了火车票。
一片海,一片沙漠,相隔万里,他们曾遥遥相望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 

GMT+8, 2017-12-16 17:15 , Processed in 0.219774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