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葡京赌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33|回复: 0

被毒品吞噬的青春

[复制链接]

566

主题

566

帖子

196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68
发表于 2017-6-10 17:15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警方发现涉案人员涉及全国30多个省(区、市),有多名在加拿大和香港等地,其中一个加拿大卖家,多次将毒品伪装成食品从国外销往黑龙江、山东、北京等地。截至去年12月底,警方在此案中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3名。
这个毕业于吉林某重点大学农业系的硕士生,先后在多个中学做代课老师。其倒卖大麻后,建立多个聊天群,同时也加入其他群,进行毒品交易。
“当前,新型毒品不仅有冰毒、K粉、美沙酮、安眠酮、三唑仑、盐酸丁丙诺啡、普鲁卡、苯巴比妥、麻古、卡苦,还有‘神仙水’‘奶茶粉’‘迷幻蘑菇’等成分复杂、定性定量鉴定困难的合成毒品也大量出现。”他说。
此外,目前在对新型毒品犯罪的打击中,我国对管制的精神药品和麻醉药品目录更新速度缓慢,跟不上新型毒品种类的变化速度,这也给禁毒教育带来了难度。
2012年开始吸毒时,泰民正在昆明某职业院校上学。那年他去酒店找做服务员的朋友玩,见桌上放着毒品,“看着朋友们吸着舒服”,也加入到了他们之中,并通过QQ群与贩毒者约定在学校附近的广场拿货。
近年来,毒品种类越来越多样化,据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郭宝介绍,目前,国际、国内毒品问题处于加速扩散和蔓延期,在传统毒品海洛因危害不减的同时,冰毒、氯胺酮等合成毒品呈爆发态势,另外还有一些尚未列入管制、但与毒品性状类似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正“异军突起”。
据公安部通报,目前,互联网贩毒问题突出,去年,全国清理整治各类涉毒违法信息6.5万余条,关停取缔涉毒网站832家,关停涉毒通讯账号576.8万个,通报有关部门停止解析涉赌违法网站域名529个,通报工信部门封堵涉毒境外违法网站1471个。
由于合成毒品大多色彩鲜艳,形状各异,加之青少年认为新型毒品不是毒品、要戒掉不难,为追求“时尚”“个性”,为减轻成绩下降、家庭矛盾、早恋受挫、辍学流浪等压力,他们便在毒品中寻找安慰、排遣烦恼。
“看到这群孩子之前,我们的干警已经接触过太多吸毒者,也像妈妈一样带过仅有4岁的戒毒人员。但是当未成年戒毒人员专管队成立时,看着那些穿着所服站在那里的孩子,我们的心还是纠紧了。”每次说到所里戒毒的孩子,云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教育科副科长宋运香的心情就特别沉重。
2015年3月19日,浙江兰溪市,阿泰(化名)的奶奶摸着他的脸。1995年出生的阿泰13岁开始吸冰毒,2014年10月25日,阿泰吸毒被抓,后被送到浙江十里坪强制隔离戒毒所,当时体重不足35公斤。储永志/视觉中国
经慎密侦查,专案组分别在黑龙江绥芬河市、牡丹江市、山东省潍坊市等地抓获了5名主要犯罪嫌疑人。
“许多地方的禁毒教育主要是靠公检法部门来支撑,齐抓共管局面尚未形成,没有成为全社会的共同行动,没有成为各职能部门的必备之责。”莫光耀说。
2015年12月,浙江温州龙湾区警方通报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网络贩毒案,缴获毒品200余公斤。此案中,有不少买家是大学生,还有部分是高中生。
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
“吸毒低龄化不仅是因为青少年辨别能力、判断能力不足,还与禁毒教育缺乏有关。”云南一位长期从事禁毒研究的专家说,目前的禁毒教育大多针对娱乐场所从业人员等高危人群,但对在校学生包括教师在内的教育较少,他们大多认为毒品离校园很远,由此使得专业性、针对性的教育和干预措施较少。
“网上交易毒品价格便宜。快递运毒与人体运毒相比,更方便更隐蔽,网络贩毒给打击毒品犯罪带来了新的挑战。”一位干警说。
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未成年人大队对该所200多名未成年戒毒人员开展的调查显示,他们中有55%的人因“交友不慎”而吸毒,33%的人因“好奇”而吸毒。这些戒毒人员称,他们大多数是在歌舞厅、游戏厅、卡拉OK厅、迪厅、酒吧、网吧等娱乐场所获得毒品。
尽管近年来,公检法等部门采用了多种方式开展禁毒法制宣传,送法进校园,但目前不少地方的禁毒教育还处在传统阶段,内容陈旧,缺少互动。还有一些学校至今未对禁毒教育引起重视。
其中最先被抓获的孙某某是整个贩毒网络的关键。
马楼岗是在初一时吸上毒的。那时的他无心学习,辍学后常去网吧和KTV玩,并跟着朋友吸毒,“觉得自己很牛”。2015年5月,他因盗卖朋友的电动车被抓获。为了挽救他,检察院没有起诉他,而是将他送到了戒毒所。
然而,毒品究竟有多大的危害,在吸毒前,他知之甚少,“也没有在学校里听过讲毒品危害的课”。
由于合成毒品大多色彩鲜艳,形状各异,加之青少年认为新型毒品不是毒品、要戒掉不难,为追求“时尚”“个性”,为减轻成绩下降、家庭矛盾、早恋受挫、辍学流浪等压力,他们便在毒品中寻找安慰、排遣烦恼。
还有半年就将解除强制戒毒的泰民,后悔没有听父母一直教导他的一句话:“什么都能吃,就是不能吃毒品。”
“青少年是‘触网’最频繁的一个群体,互联网贩毒使吸毒青少年增加了获取毒品的渠道。”一名办案干警说。
吸毒青少年认为新型毒品不是毒品,戒掉不困难
网络贩毒攻破校园防线
原标题:被毒品吞噬的青春
“重打击,轻教育”现象仍十分突出
19岁的泰民(化名)承认自己就是在大学城附近买的毒品。
国家禁毒委禁毒专家库成员、云南师范大学教授莫光耀也认为,目前,“重打击,轻教育”现象仍然十分突出,毒品预防教育为主的观念还没有得到有效落实,甚至在偏远的农村和针对流动青少年的教育还是空白;预防教育专业力量严重不足,师资严重缺乏;措施不够有力,方法较为简单;保障力度不足,经费短缺。
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、普洱市等地检察机关所办案件中,也发现吸毒和毒品犯罪向校园蔓延的苗头,在校生涉毒犯罪时有发生。为此,检察机关及时向学校、教育局、公安机关发出《检察建议书》,督促全面排查校园吸毒、贩毒情况。
云南省检察院公诉办公室副主任殷灵指出,与传统毒品相比,新型毒品的生产原料更容易获取、生产工艺更简单、生产成本更低、携带运输更方便、销售价格更低、更易服食。
目前,吸毒低龄化正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。据今年2月18日国家禁毒办发布的《2015中国毒品形势报告》显示,当前我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中,35岁以下的有146.5万人,比2014年占比提高5.4%;2016年全国抓获的19.4万名毒品犯罪嫌疑人中,未成年人有3588人。吸毒不仅呈低龄化,贩毒主体也以青少年和农民为主。

      
   
马楼岗(化名)才17岁,已经接触过多种毒品:海洛因、大麻、冰毒、麻黄素。他能清楚地说出吃不同毒品的感受。
这些毒品外包装有的是“雀巢咖啡”,有的是“立顿奶茶”,有的是“跳跳糖”,有“清新柠檬味”“铁观音味”,但包装粗糙,上面没有基本成分和食用方法的说明。
这个贩毒团伙在一名16岁初中生邬某某的帮助下,开设了网店,将毒品伪装成巧克力、茶叶等商品,通过加聊天群不断发展下线,孙某某很快就发展出六级代理人,根据下家提供的购买毒品者的收货信息,直接将大麻用快递寄给对方。
“在吸毒人员逐年增长,合成毒品危害加剧,毒情形势严峻复杂的现实之下,禁毒教育列入中小学教学计划中刻不容缓。”莫光耀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 

GMT+8, 2017-12-15 06:27 , Processed in 0.18350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